两位美国埃博拉患者缘何康复出院 / 上海医疗律师网

资讯正文

两位美国埃博拉患者缘何康复出院

美国的两名埃博拉患者在接受治疗3周后,于本周相继出院。他们的康复速度之快让外界吃惊,也带来了许多疑问。比如,到底埃博拉患者的病情好转到什么程度才能出院?他们是因为使用了试验性药物ZMapp才康复的吗?这一成功能否惠及更多的西非患者?

 

  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两名美国患者分别是33岁的肯特·布兰特利和59岁的南希·赖特博尔。布兰特利21日出现在埃默里大学医院电视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上,并朗读了一份声明:“今天是奇迹的一天。我很激动我还活着。”从电视上看,穿着蓝色衬衫和米色休闲裤的布兰特利与患病前一样瘦削,看上去还是比较健康。

 

  赖特博尔两天前悄悄出院,按照她保护隐私的要求,埃默里大学医院没有透露她的进一步信息。她的丈夫发表声明说,尽管赖特博尔体内已经没有病毒,但她的状况“相当虚弱”。

 

  那么,这两人为什么可以出院?救治他们的医院传染病科主任布鲁斯·里布纳说,这一决定由医院、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医院所在佐治亚州卫生部门共同做出。这两位患者的血液里已检测不到病毒,其身体状况持续好转超过两到三天,已经符合世界卫生组织采用的相关出院标准。此外,尽管出院了,这两人预计还要继续恢复一段时间。“总体而言,如果身体器官没有受到实质性损害,多数患者会完全康复”,里布纳说。

 

 

  美国疾控中心则发表声明说,这两人的血液内不再有埃博拉病毒,所以他们的日常活动不会受到限制。声明强调,只有直接接触埃博拉患者的血液、尿液、汗液等体液才会感染埃博拉病毒,已康复的患者不再具有传染性,不会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

 

  这两位患者的病情原本都很严重,其家人甚至开始考虑他们的葬礼,因此医生才给他们使用试验性药物ZMapp作最后一搏。随着两人病情持续好转,ZMapp也受到更多关注。但埃默里大学医院的里布纳说,这两人是首批使用ZMapp的患者,“坦率地说,我不知道这种药物是否帮助了他们,还是没什么不同,或者从理论上说,甚至延迟了他们的康复”。

 

  此前,利比里亚卫生部门也证实,接受ZMapp治疗的3名非洲医疗工作者已经出现“明显好转迹象”。不过,这种新药没能挽救75岁的西班牙天主教神父米格尔·帕哈雷斯的生命。

 

  事实上,在没有埃博拉疫苗和特效药的情况下,虽然此次疫情中已有1300多人死亡,但总体上仍有约40%的患者幸存。里布纳认为,相比之下,可能是更好的医院护理水平帮助了两名美国患者康复。“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关键是有力的支持性治疗”,比如给病人补充含电解质的液体和抗凝血治疗。他指出,西非某些地区缺乏相关基础设施和检查设备,因此当初把两位美国患者接回治疗是“正确决定”。

 

  里布纳还认为,这两人的成功康复将“有助全世界更好地了解如何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提高埃博拉患者生存率”。现阶段,埃默里大学医院正在编写治疗指导意见,并准备将其提供给西非的医疗工作者。

 

 

CNN盘点埃博拉治疗九大问题

 

当地时间21日,美国埃默里大学医院宣布,因在利比亚感染埃博拉病毒而回美治疗的医护人员肯特·布兰特利和南希·怀特博尔均已出院。这两名医护人员的治愈,为全球抗击埃博拉病毒疫情带来了希望。但目前,公众对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治疗仍有诸多疑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2日列举了其中的部分问题,并进行了解答。

 

1. 美国两名医护人员是否被治愈?

 

回美接受治疗后,肯特·布兰特利和南希·怀特博尔使用了抗埃博拉病毒实验性药物ZMapp,目前,他们已经出院。对此,CNN称,布兰特利和怀特博尔已几乎完全被治愈。CNN称,想要解除隔离,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两项血液检测必须呈埃博拉病毒阴性。这样,患者的血液、汗液和唾液等体液就不再具有传染性。

 

南希·怀特博尔的丈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南希的体内已经没有埃博拉病毒,但此前感染病毒削弱了南希的健康状况。

 

世界卫生组织称,部分医生认为,埃博拉病毒能够在人类的阴道分泌物和精液中存留数月。但埃默里大学传染病科主任布鲁斯·瑞布奈尔称,没有证据显示埃博拉病毒能够通过这一途径传播,但院方已与布兰特利和怀特博尔讨论过相关传染风险。

 

2. 被治愈医护人员是否对埃博拉病毒免疫?

 

医生认为,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在被治愈后便具有了对病毒的免疫能力。科学家已从痊愈的埃博拉病毒感染者血液中发现了抗体。这些抗体能够帮助人体抵御之前感染过的埃博拉病毒,可能也对其他类型的埃博拉病毒有效。

 

3. 除了两名美国医护人员,还有谁使用了抗埃博拉药剂ZMapp?

 

ZMapp曾被运往西班牙,用于治疗西班牙牧师米格尔·帕哈雷斯(Miguel Pajares),但帕哈雷斯已于8月12日死亡。尚不清楚帕哈雷斯死前是否使用了ZMapp。

 

另有三名利比里亚医疗卫生人员也使用了ZMapp。利比里亚卫生部长于本周早些时候表示,这三名感染者已有“非常积极的康复迹象”。

 

4.谁制造了ZMapp?

 

ZMapp由美国马普生物制药公司(Mapp)研发,是一种针对埃博拉病毒的实验性药物。马普生物制药公司已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和美国国防威胁降低局(Defense Threat Reduction Agency)合作多年,研究埃博拉病毒感染的治疗方法。

 

5. ZMapp如何产生效果?

 

ZMapp中的有效成分是利用从烟草中提取出的蛋白质所制成的抗体,这些抗体能帮助人体抵抗埃博拉病毒。

 

6. 医生是否知道ZMapp对人类有效?

 

CNN称,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实验显示,ZMapp在灵长类动物实验中表现良好。但即使是在这些实验中,也仅有8只猴子接受了ZMapp治疗,而人类免疫系统对ZMapp产生的反应可能不同于灵长类动物。也正因为如此,药物在获批广泛应用前需经过人体临床试验。

 

7. 除了ZMapp,有无其他治疗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方法?

 

目前有几种实验性药物正在开发中,但这些药物都没有显示对人类有效。

 

8.其他更多的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是否能获得ZMapp和其他药物治疗?

 

世卫组织已表示,考虑到本次埃博拉疫情的特殊情况,并在特定条件都能得到满足的前提下,把疗效和不良反应未知的未经证实的干预药物用于治疗或预防措施符合医学伦理。但CNN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更多的人能够获得这些药物治疗。

 

 

CNN指出,通常情况下,实验性药物不会被大规模生产,而如果对患者使用了这些药物,那么对药效进行追踪,则需要投入更多的医疗人员力量。但在多数埃博拉疫情区,医疗人员本已十分稀缺。

 

9. 埃博拉病毒疫苗研发进展如何?

 

CNN称,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疫苗”和“治疗药物”并非同一概念。疫苗用于未感染人群,帮助人们预防病毒感染,治疗药物则是用于已出现感染症状的患者。

 

目前,有数款埃博拉病毒疫苗正在研发中。加拿大政府已向世卫组织捐赠了800至1000剂实验性埃博拉疫苗。这种疫苗名为VSV-EBOV,由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研制,并由加方生产。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称,VSV-EBOV尚未经过人体试验,但已在动物研究中显现效果。此外,他们最早将于今年9月开始进行一款埃博拉病毒疫苗的安全性试验。

(文章来源:医学信使)

联系我们

手机:13472623896
传真:021-61289709
地址:上海市漕溪北路398号汇智大厦30楼3005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