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囊肿手术损伤肠壁致肠瘘的争议 / 上海医疗律师网

资讯正文

肾囊肿手术损伤肠壁致肠瘘的争议

【案情回放】
        2008年8月27日,方某因 “间歇性腰背部酸痛半月余”入住A医院。入院诊断:①左肾绞痛,结石?双肾囊肿;②高血压病;9月2日,肾脏及盆腔CT示:①左肾小囊肿,左肾结石;②右肾多房囊样病变。9月23日,方某在全麻下行“腹腔镜下右肾多发囊肿去顶减压术”。因组织粘连严重,腹腔镜下分离困难,故中转行开放手术。术中分离粘连组织时造成结肠肝曲破裂,用1号丝线缝合结肠肝曲破损处。术后予抗感染、补液、支持治疗。9月29日,发现方某伤口有粪汁样液体流出,考虑结肠瘘。当日在全麻下行“结肠肝曲肠瘘冲洗+腹腔引流+末端回肠造瘘术”。术中见结肠肝曲瘘口,直径1厘米,有粪汁样液体流出,周围组织粘连,局部包裹。术后予抗炎、补液、对症、支持治疗,局部冲洗引流。12月29日,方某在硬膜外麻醉下行“末端回肠造瘘口回纳术”。方某术后反复诉夜间腹部不适、疼痛,右侧腹部为主。查体未见明显肠梗阻体征,予对症、止痛治疗后缓解。2009年6月8日,H医院普外科会诊。建议口服福松、得舒特对症治疗,停用凯纷等非甾体类止痛药,腹部理疗。6月23日,方某诉右下腹疼痛,疼痛局限于右侧手术疤痕邻近区域,并自行扪及右下腹有一“肿块”。查体:原末端回肠造瘘手术切口可见一约6*6厘米肿块,质地软,活动度佳,听诊可闻及肠鸣音,5次/分。右下腹压痛(+),无反跳痛或肌卫,移动性浊音(-)。考虑为“切口疝”,予手法复位后弹力绷带加压包扎,并继续住院治疗。
【专家评析】
      1、2008年8月27日,患者方某因“间歇性腰背部酸痛半月余”入住A医院。根据患者病史、体征及B超、CT检查,诊断为“右肾多囊性病变”明确。医方给予腹腔镜下右肾多发囊肿去顶减压术有手术指证。
   2、医方术中发现患者腹腔内局部组织粘连严重而终止腹腔镜手术,符合诊疗常规。但在围手术期准备工作不够完善,肠道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立即转开腹手术,存在医疗不当。开腹手术中因未遵循谨慎操作的原则导致患者结肠肝曲处破损;破损处修补后又发生肠瘘。上述过失使得患者不得不接受多次手术治疗。患者目前腹痛症状,不排除肠粘连存在,肠功能有轻微障碍,医方的医疗行为与此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3、手术本身具有一定的风险。患者腹腔内局部组织粘连增加了一定的手术难度。
   综上,A医院的医疗过失行为构成对患者人身的医疗损害,A医院承担主要责任。

联系我们

手机:13472623896
传真:021-61289709
地址:上海市漕溪北路398号汇智大厦30楼3005室